Shinko¿¿¿

I had a crush on them.
不要因为约稿来关注我!!
头像来自ガオmaker。

© Shinko¿¿¿ | Powered by LOFTER

[诡秘之主/蒙克] 如何愚弄一位怀疑论者

* 基于小蛇容纳唯一性后愚弄祂就算愚弄命运的说法,延伸出的愚弄阿蒙相当于愚弄时间的想法。 确切来说是一些妄想。




1. 

老人有着一双如孩童般澄澈透明的眼睛,祂坐在一位贵族打扮的女士对面,对于这位比自己低一个位格的女士没有丝毫不耐,甚至主动拿起糖罐询问是否要为她在咖啡里加几块方糖,就像寻常的老人对待宠爱的孙女一般。 

 

女士摇了摇头,绿宝石耳坠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事实上她完全被处于同序列顶端的老人压制,天使之王流动澎湃的灵性滞塞如低序列非凡者。 

 

老人没有理会她的拒绝,往她的咖啡杯中连续舀了五块方糖:“如前所述,我需要取回你的‘作家’特性,在此之前我会回答你一个问题。听我回答的过程中,我想你会需要一些糖分。” 

 

“也……”女士沉吟。她的序列并不允许她活着排出一份特性,但她对此反而并不在意,至于那个用生命换来的问题她早有准备。不再思考老人话中的含义,女士把右掌按在左胸,虔诚地向不再回应她的神明祈愿,最后她坚定地看向老人: 

 

“我想知道,关于‘克莱恩·莫雷蒂’的一切。” 

 

2. 

首先,我需要对你问题中的“克莱恩·莫雷蒂”作出定义。 

 

从你的意识岛屿中,我确认你指的是1352年底格尔曼·斯帕罗带去见你的那位男子……没错,他是个普通人,不是非凡者,甚至不是“愚者”的信徒。 

 

据我所知,格尔曼·斯帕罗以“观众”途径序列1到3的非凡特性及魔药配方委托你帮他完成一个盛大的仪式——改变廷根范围内所有人对时间的认知,并让克莱恩·莫雷蒂自然地融入1349年的廷根。 

 

说实话我很惊讶,虽然廷根是个小城市,且格尔曼用愿望的力量帮助了你,但你当时也不过是个序列4的“操纵师”,竟然在那八年里,不,在作为“操纵师”的前两年里,都把任务完成地非常完美,甚至你还有意识地提前扮演了“织梦人”和“洞察者”,一方面成为了廷根暗中的保护者,一方面观察着这位让格尔曼如此看重的普通人。 

 

在格尔曼的要求下,克莱恩住进水仙花街2号,成为了廷根大学历史系的一位教员。你租住在他隔壁,日复一日地入梦观察,但却只能反复印证这位先生是个普通人的事实。当然,你也发现了一些异常,比如克莱恩身上与格尔曼·斯帕罗相似的人性,那种被你称为善良、温柔、坚毅的特质在他身上被放大了许多,同样被放大的还有人性的劣根性,那些自私的、狡猾的特质在不违背他本身信念的前提下也时不时显露出来——而这些更让你确信他只是个与格尔曼相似的普通人,因此才会被格尔曼利用,进行仪式。 

 

这么多年来,你对这个仪式也有过猜测吧?是的,这是一个成神仪式,欺骗时间,可惜这是一个从开始就注定会失败的仪式。你不用急着感到疑惑,因为在进行这个仪式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意外,即便是“愚者”也无法预料到最后的结果。 

 

这一切的转机始于1354年7月,你从格尔曼那里得到了“织梦人”特性。 

 

3. 

把一切归咎于你的晋升其实是不恰当的,因为真正疏忽了这份“织梦人”特性问题的是“愚者”,祂对源堡太过自信,以为我施加的手段无法经受源堡的筛查。祂的自信是有道理的,但我也不会愚蠢到留下太过明显的痕迹,事实证明,越简单越有效。 

 

这是一个小小的技巧,让这份特性在引发你的人性与神性冲突时向我传递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不能让我定位到你,如我所说的,这很简单,所以难以设防,不过这只是第一步。收到信号后我们缠上了“愚者”,让祂不得不调用大部分力量与我们对抗,这就导致你所依赖的控制廷根集体潜意识海洋的隐秘状态出现了缝隙,这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那天过后,克莱恩多了一位名为埃莫奈特①的学生,他自然地出现在廷根大学校园里,与师生相处融洽。而唯一会因为他的出现察觉到异样的你,仍然沉浸在人性与神性拉锯战结束后的疲惫中。因此他的同伴,一位“命运木马”骗过了你,而滞留在廷根的的这位“偷盗者”没能引起你灵性的示警。 

 

是的,祂是阿蒙,他也是。你们都没有想过祂真的会为了抓住那短短一刹那的机会,分出大批低序列的阿蒙。 

 

只是祂和我都没想到,仪式从一开始就有缺陷,偏偏是我们的介入才真正标志着成功的开端。 

 

① 埃莫奈特:Amaunet,Amon阿蒙的阴性词。 

 

4. 

为了方便叙述,请允许我接下来继续使用埃莫奈特这个名字称呼他。对,阿蒙没有亲自降临,也没有冒险夺取埃莫奈特的命运,因为这很有可能刺激到克莱恩,引起“愚者”的警觉。而且在廷根的隐秘状态恢复后,短时间内——或者说在你服用下一份魔药前——阿蒙本体也无法与埃莫奈特取得联络,就像“愚者”也不清楚克莱恩的状态。 

 

你想问“克莱恩”究竟是谁?你心里不也有所猜测吗?不用着急,等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你就明白了。 

 

事实上,1354年的埃莫奈特出现在1349年的廷根已经破坏了仪式,他本准备直接离开,但离开前他见到了克莱恩。 

 

这并不奇怪,阿蒙为他盗取的身份是克莱恩的一位学生……祂的目的?这只是一个纯粹的巧合,当然,如果用非凡特性聚合理论来解释也未尝不可,尽管克莱恩是个普通人,但他毕竟与“愚者”的眷者关系匪浅。 

 

埃莫奈特在课堂上见到了克莱恩,一个年轻、儒雅、有学识的讲师,你可以很轻易地从他褐色的瞳孔里看到对历史近乎热切的渴求,而他本人却又显得如此克制而得体,人性的矛盾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人性能散发光辉的话,那么世界上任何人的都在他的衬托下黯淡无光。而埃莫奈特,受到阿蒙的影响,他天生有着追逐这种光辉的本能。 

 

因此他选择了留下。 

 

这个选择是阿蒙的选择还是埃莫奈特的?从神秘学的角度,我认为时之虫在脱离阿蒙的那一刻起,除了知识共享外,就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虽然阿蒙确实影响着他的选择,但换阿蒙在这个场景下也可能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所以在这里,还是用埃莫奈特作主语吧。 

 

对埃莫奈特来说,扮演一位好学生再简单不过。他的位格远远超过了序列表现出来的样子——是的,知识共享——因此他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好感,阿蒙把这称为欺诈的艺术。 

 

而对于埃莫奈特的接近,克莱恩是有本能的预警的,与埃莫奈特隐藏在单片眼镜后的视线相交后的第二天,他就染了风寒。不过埃莫奈特没有轻易放过他,他借分享意外得到的第四纪元笔记为由,登门拜访了克莱恩。如果您有印象,那天您应邀参加了邻居的酒会,并且为了解决邻居家孩子滥用魔镜占卜造成的麻烦费了些心思。 

 

作为第四纪诸多事件的亲历者乃至缔造者,由埃莫奈特创作的这本笔记也说不上是伪造品。而第四纪元这几个词让克莱恩的求知欲压倒了病痛,他毫不犹豫地把埃莫奈特请进了家。很少喝酒的他还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烈酒来振奋精神,而埃莫奈特得到了……与你这杯相同的饮料,咖啡加五块方糖。克莱恩并非有意,只是习惯性加到最后一块才回过神来,他本准备重做,但是埃莫奈特阻止了他,说,这就是他想要的。 

 

克莱恩敏感地察觉到这位学生与以前不同了,但这种转变无疑更加符合他的趣味了,尤其是埃莫奈特对第四纪元历史的诸多推测都让他感到耳目一新。或许是酒意使然,也或许是他们天生吸引彼此,等你从酒会回家,他们已经爬进了一张被窝。 

 

5. 

他们当然是彼此吸引的。如果说埃莫奈特渴望用克莱恩填补自己缺失的人性,那克莱恩对他的渴求就反应了他对未知历史的不断探索,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迸发出的,爱情。 

 

爱情是人性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拥有的特质。对克莱恩来说,拥有爱情和施与爱情并不难,在埃莫奈特之前,他爱着世界上所有的善意,甚至能包容一些身不由己的恶意,但是困难的是,他渴望得到埃莫奈特的爱情。 

 

你不觉得可笑吗?这就像祈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纵然埃莫奈特会在抱他的时候心跳加速、会在与他对视的时候勾起嘴角、会在回家前记得给他带一份合他意的甜点,但是这些就是爱情了吗?即便现在神性远超过人性的你我都能看出其中的可笑,偏偏克莱恩,一个纯粹的人性的集合,竟无法看透这些表象……唔,你说这是人趋利避害的本能,我无法反驳这一点。 

 

接下来的几年过得相当平静。你一开始还担心埃莫奈特会把克莱恩带进非凡者的圈子,而这是格尔曼不希望看见的,不过在这点上埃莫奈特与格尔曼达成了某种默契,他始终把第四纪元的疯狂隔绝在克莱恩的世界之外。 

 

然后格尔曼再次兑现了承诺,给了你一份“洞察者”特性。“洞察者”的仪式让你不得不暂时离开廷根,于是你向格尔曼许下了一个存在漏洞的愿望:希望一周内没有人离开廷根,也没有外来者进入廷根。 

 

因此等你回来的时候,非外来者阿蒙真正取代了埃莫奈特。 

 

克莱恩隐约察觉到这一点。原本只在床上性格乖张的埃莫奈特,把惹人生厌的特质落实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一次祂在学校不由分说地把克莱恩压到墙壁上深吻,若非祂后来向校方解释自己来自因蒂斯——祂做了点小手脚修改了自己的档案——克莱恩几乎就要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了。 

 

即便如此,克莱恩依旧深爱着埃莫奈特,阿蒙表现得越强势,他就越温柔。如果你想问阿蒙是否需要爱情,那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你,祂不需要,祂只是想要得到组成这份“爱情”的人性,因为那不仅仅来自这位克莱恩,更来自他背后真正的那位“克莱恩·莫雷蒂”,也就是你们口中的“愚者”。 

 

6. 

你平复得很快,果然早有预料,那我接着说。 

 

那段时间,虽然在克莱恩眼里埃莫奈特惹了不少事,但我必须为阿蒙说两句,这是祂自诞生来少有的安分的日子,为了能看到毫无防备的“愚者”在接收克莱恩的记忆后向祂主动袒露的弱点,祂展现了充分的耐心守着克莱恩等待“愚者”降临。 

 

而“愚者”计划中完成仪式的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就在祂取回人性的同时,阿蒙也借由那份人性对自己的注视定位到了源堡,克莱恩甚至为祂打开了源堡的门。就这样,“愚者”和阿蒙第一次在源堡上相遇,克莱恩的记忆瞬间就被“愚者”接收完毕,祂哭了,在阿蒙惊讶的视线中,然后祂抬起手向阿蒙翻开了祂面前的塔罗牌——逆位的“恋人”牌。 

 

还记得我先前说的无源之水的笑话吗?我想,阿蒙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祂不为所动地放出时之虫寄生了“愚者”,然后……“愚者”完成了祂的仪式,吞噬了体内的时之虫并把阿蒙移出了源堡。 

 

这就是你所认识的“克莱恩·莫雷蒂”人生的始末。 

 

7. 

听到故事的结局,女士有一瞬间的错愕,但很快她就明白了什么:“但我还是不明白,生而为神者身上真的能诞生人性吗?” 

 

老人目光深邃:“这要看你怎么看待人性。在此之前很多人,包括我,都认为人性依赖于人的存在,但是事实证明人性或许更类似我们所了解的‘污染’,它能潜移默化地在‘神’的心中埋下种子。从阿蒙接收了埃莫奈特被‘污染’的时之虫开始,祂就奠定了败局。” 

 

女士喝掉了最后一口咖啡,舌尖的甜腻很快散去,留下舌根上的淡淡苦味。她突然吐了吐舌头,仿佛回到第一次被“愚者”,不,克莱恩召集到灰雾之上的少女时代。 

 

“感谢您的解答。不过我并不能赞同你把埃莫奈特与阿蒙本体割裂开的看法,埃莫奈特对克莱恩人性的憧憬也是阿蒙本体欲望的体现,那并非埃莫奈特的‘污染’,而是克莱恩的‘祝福’。”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岁月正在快速流逝,但她的语气依旧保持着淡然,“可惜我们现在也不能找到阿蒙与祂对质……祂和‘愚者’先生为我们争取的时间就快走到尽头了,屏障震荡,硝烟四起,我能做的事情太有限了…… 

 

“取走我的特性之后,这个世界就拜托您了。” 

 

 

 

一些无足轻重的设定:被放在廷根的秘偶“克莱恩·莫雷蒂”身上聚集了克莱恩大部分的人性;现在时间线是第二次末日,白造需要这份特性加固屏障(瞎编的);女士当然是奥黛丽,她自称“她”是来自格尔曼的影响;克莱恩用真实的爱情欺骗了象征“时间”的阿蒙。 

 

画饼时间:这个世界观下预计还有1-2个段子(?


评论 ( 11 )
热度 ( 482 )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